拉萨信息港
美食
当前位置:首页 > 美食

当春风吹着秋雨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23:27:07 编辑:笔名

这是一号教学楼的一层。远远的,人就能感到一层压抑与一声愁苦。那层压抑自不必说,可这一声愁苦……  学生中盛传着一句戏言:说是C老师与A校长有那么一腿。因为自从这两年“危机”一再出现,她的唇部就愈发红了,像是活吃了死小孩。胆大的见了恶心,胆小的见了便觉恐怖。但她却甚以为美,走路也愈发花枝招展了,更可怖的是,每每A校长与她遇着面却总是略显主动的与她寒暄搭话。  C老师是高三8班的班主任,教授语文。据说已有近二十年的教龄,可当上班主任却是近几年的事。  这所高中若按国家标准划分,算是市级三流高中。升学率自不必说,据说前几年差点没了生源。幸好从这两年开始也不知是来自国家还是市级的政策,才挽救其于“水火”。那政策说是:限制县乡农城区的初中生报考市区的高中。结果,想上学又没钱而无门路的大批学生就只能委曲于此了。  据说,C老师带的这届学生是该校有史以来招收的成绩素质的一届。也许就是因了上面的政策。但不管怎么说,这下可算是让C老师给撞上了。所以从高二接手这班学生以来,C老师一改以前的“大灰狼”形象,对学生尽量保持笑脸,办事与教学都显得比以往有新的气象,仿佛要大干一场似的。虽然班上也有几个爱惹事而给她找麻烦的学生。但在外人看来她却表现出以往从来没有过的从容。以往C老师是怕麻烦的,她就总是不明白:怎么学生不一门心思的踏实读书,却总有那么几个好搞对象、爱打架的呢?前两年就是因为学生的此类问题她曾多次受到A校长的婉言批评。因为她怕麻烦,总是对此处理不当。不是说烦而不管,就是管而过激且越了本分。有几次家长还气势凶凶地找到学校来了呢!  据说A校长是她的老同学。但前两年她所带的班的升学率在全年级里排末。据小道消息,她曾被校党委考虑令其提前退休。但A校长考虑到她还没有被评上高级职称,就向王校长为她说了情。A校长是副手,王校长才是一把手,人事去留还是王校长说了算。开会讨论,不过是走个喝茶工夫的过场。形式是要走的,形式化的目的就是为了普及与方便开展。“问题”是须要得到积极地解决的。但,这是很费事的。所以人们都想安于现状,都显得怕麻烦。于是“形式”终竟成了“走过场”。这于发展是有害的,正如“庸人施教,必误人子弟”。  进入高三以来,学生的课程突地就紧了起来。据说是学校的某位领导由于自己的失误把市里下发的《关于全市高中年级的教学进度规定》忘记通知给高二年级的教师及领导了。结果C老师所带的这个年级在高二时的课程进度就较全市其它高中整整落后了半年。按规定是应在高二下半年就结束高三上半年的课的。对此,年级主任特意向学生们作了解释,并借机鼓励学生要更加努力学习。后来有学生谣言,说是那位领导当时是带着全家人旅游去了。  总之,高三的课程紧了。按市里的统一进度,高三上半年是要结束高中三年所有的教学任务的。于是C老师所在的年级半年要授完高三全年的课程,剩下半年要为高考做准备。  由于谣言,学生们都不自觉地感到愤闷。但同时也都显露出略含轻蔑的不在乎。可能是从小学起就早已习惯或者已失去了信心。不过学生中暗传着一句格言:看中国教育:略知腐败与腐朽。唉!学生终究是不成熟的,说是“腐败”还可以,说“腐朽”恐怕就不合适了。制度刚刚确立,怎么就腐朽了呢?专家说,一些社会问题、思想问题是市场经济初级阶段的某种程度的“必然”。我的理解:仿佛如资本主义社会的某个阶段,人们的大脑中某些思想过于严重,某些情感又过分空虚。唉!思想境界!  对于那位领导的失误,教师们是敢怒而不敢言的。C老师心里就更闷而且烦了。于是?于是“大灰狼”就又出现了。  “大灰狼”这个绰号是一个传奇性的男生给她起的。似乎当时也没特意指她,传闻这个男生写了一篇作文——《大灰狼赋》。文中有这样一段来形容“大灰狼”的——大灰狼,灰毛通体,面色枯木,呆板而死硬;唇红,恐似食孩;睛绿,而有青帷。同学们读后顿然觉得似乎是在暗指C老师。因为恰好当时C老师爱穿一身灰色衣服且带一副黑框树脂加膜眼镜。从此同学们暗地里便称呼C老师为“大灰狼”了。渐渐地正如《大灰狼赋》结尾处的一句话是:人人皆明。然,故不与其明语之。  要说这位传奇性男生,可跟C老师有一段瓜葛。他姓白名龙,大家都管他叫小白龙。C老师刚盼上班主任的年,不幸就碰上了小白龙。听说小白龙本爱好文学,不过因为向往“爱因斯坦”并且理科也不错,高二分班时就报了理科。小白龙在初中时学习很好。当时的老师和同学都习惯地认为他定能考上市一中的。可结果却令所有人都感到意外与不解。在中考中他却没“发挥”好,而上了这所三流高中。在一次聚会上,曾有人问起过原因,并深为他惋惜。他却一副无所谓态度,并说原因很简单:离家近!  据说他这人长的倒说不上帅,也不会酷。可就是浑身散发着一种令人亲近而又不得的气质。是自信,是一种魅力!他在高中的传奇是从高一时写的一首情诗开始的,那时喜欢他的人不少,可他偏偏给一个不喜欢他的人写了首情诗。即当时小有轰动的“情诗事件”。其原因至今不明,有好事者曾问起,他却总觉不必说,因为说了也没有人相信。  小白龙高二时进了C老师的班。C老师因其成绩不错又不给她惹麻烦,心里便就对他很喜欢。以为他是考大学的重点观注对象。小白龙虽然心里看不惯C老师的外表“修饰”,但起初也没有什么大矛盾。可日子过久了小白龙对C老师的意见便越发的大了起来。他讨厌C老师的种种“教学作作为”,尤为轻视C老师的语文教学水平。不过这些他都不怎么过激的表现出来。据说令他针锋相对的人是他当时的英语老师小D。令小白龙憎恶的不是小D的英语教学水平,而是他的翻译水平。在小白龙看来小D的翻译是缺乏中文逻辑的,是有辱汉文字的光芒的。小D曾是C老师的学生,所以小白龙就更加轻蔑C老师的教学水平了。于是乎,便出炉了一篇《大灰狼赋》。这篇作文当时可把C老师给气坏了,倒不是因为她已看出文中写的“竟”是她,而是作文的形式与方法违背了课本。尤其是不符合“作文辅导书”中的“要求”。所以她在课堂上把这篇《大灰狼赋》朗读了一遍来作为反面教材。不过,结果实违人愿。之后“大灰狼”竟成了她的绰号。对此,C老师虽然也渐渐地明白过来。可考虑到人家也没明着说是自己,而顾及名声又不便把此事闹大,所以就打消了向学校要求给小白龙以处分的念头。不过此事她是久久难以释怀的。从此便就再没穿过灰色的衣服。奇怪的是小白龙对此却异常平静,自然如已往。真是连让C老师借故出气的机会都没有。不过,听说高三没上几天,小白龙便退学了,而谁也不知道为什么,连学校都不知个所以然,只是说小白龙退学的态度坚定而强硬。这下C老师忽然便自觉欣喜了,似乎了却了心头一块大病。而她又是个很实在的人,不善于伪装。  小白龙走时只赠给他的同班同学一首诗,并没有过多的言语。那首诗名曰《五言小写》内容如下:  茫茫题海中,幽幽拟前途,  思欲登高府,请挤众人桥。  本自好孤独,有厌彼热忠,  思奇在科宇,向往思辨能。  偶闻一枪手,远志究文字,  初涉千古章,试而趣无穷。  但恨实学少,成人还不立,  究察万古雄,自强始有心。  自以惜朝华,漫漫多实学,  感叹力有限,综尔为专一。  用而学致用,知而求自知,  身乃系吾娘,心是火凤凰。  置身烈火中,死地而后生,  肉身难敌石,心思相与搏。  千百万年后,尤可得超脱,  悲喜生此时,存中而求索。  那一阵子,C老师常保持笑容,笑的灿烂而虚伪。同学们都以为是C老师弄了什么阴谋把小白龙给逼走了。所以一时间她与A校长“有一腿”便谣传开来。  后来,据知情人说,小白龙是因为写了什么论文而被某机构保送到某大学深造去了。由于不便张扬,走的时候就没有明说。只赠首诗以鼓励大家要坚定理想。于是同学们欢呼,渐渐地便减轻了对C老师的敌意。不过,“绯闻”却一直传播着。  高二的教学进度突地就紧了。各个班主任也都顺时开始了他们对学生的“政治”攻式——劝退学生。不是劝学生退学,而是劝成绩差、底子薄的学生不要参加高考。而高中毕业证是照发的。这样做,学校和老师都是不得已的。毕竟升学率才是硬道理。  这一天,是高三以来的次月考。C老师抱着刚收上来的语文试卷若有所思地走进了理科办公室,用手拱了拱她那黑框眼镜,坐下。与C老师仅一桌之隔的对面是王老师,也是教语文的。他们各自都教两个班,也都是班主任。他们平时闲聊说笑似乎很开心,但心里也都拧着一股劲。这时王老师也挟着一把卷子进来了,似乎很高兴,笑着向C老师问道:“怎么样,你们班考的不错吧?”C老师手、眼摆弄着卷子道:“还没判呢,我哪里知道!”王老师“呵呵”两声:“那,老规矩,你判我的我判你的。”C老师把字拉长了压着气说:“没问题!”顺手把卷子递换过去。C老师收拾了卷子,整理了办公桌,起身提上自己的红色小包正准备回家。还没等出办公室的门,王老师突然问了一句:“你们班的人选有眉目了吗?”同时她双手整理着办公桌,眼睛向上挑看了一下C老师。C老师乍听这话,先是一怔,仿佛想了想说:“嗯……还不太确定。你问这干嘛?多事!(声音轻弱而干脆)”说完提着小包便走出了办公室。不过,背影有些轻薄。王老师朝门口翻了一下白眼,自言自语状轻声呶嘴道:“真不愧是‘大灰狼’哼!”提着自己的粉红小包,拿着卷子也走出了办公室,背影似乎也有些轻薄。  第二天早上,C老师拿着卷子,略有些困意地走进了办公室。直见王老师正端着一杯茶水,笑容有些诡意地在那里吹凉。C老师顿然沉下脸来。坐在座位上略显勉强地说:“你们那两个班的卷子答的不错,我们班的答的不好吧?”王老师的眼角更灿烂了。抿了一口茶说:“总体上还可以,就是…呵呵!就是个别的答得很有个性。”C老师知道这是反话,便故作镇静的问:“很有个性?怎么个‘个性’法?拿来我看看!”王老师把合折的卷子打开,顺手拿出一张递给C老师:“嗯!瞧你们班的这个叫李麟的作文,真是大胆而有个性啊。只写了首打油诗!”正巧这时文科班的一位语文老师进来借热水,听到这便向前紧走几步,还没等C老师把卷子拿稳就一把夺过那卷子。C老师急忙欲抢回来,可那位顺势转了个身竟朗读了起来:《太困》破折号!打油三则,高三生活!  (一)  若乎沉醉假酒中,头涨眼痛忆不灵。  各科名书皆参考,一天到晚求分高。  嗯?!不错,还挺顺口儿。  (二)  独木桥头大灰狼,怎识窗前明月光,  适时无奈为糊口,换上新皮一层霜。  怎么?这个写的好像是《大灰狼赋》吧?她偷眼看了下C老师,见C老师故作无所谓状。就又接着读下去:  (三)  窗外雨知晓,无树无知了,  若问此何故,昨夜没睡好。  这位文科班的老师读到这,向着C老师说道:“这个还到像是打油诗。”随手把卷子还给了C老师,接着又问道:“写这个的就是你们班的那个李打油吧?”同时又端起杯子,呶了下嘴偷看着C老师说:“嗯!胆子是不小!”C老师接过卷子,只顾看,却一句话也没说。于是从开始读这首诗时办公室里的热笑气氛很默契地没有了。因为办公室里的每个人都知道,C老师如此,是很反常的。  “哎!你知道C老师把李打油叫出去是什么事吗?”教室里甲男问乙女。“不知道。呀!会不会是要劝退李麟呀?”乙女轻声问道。“好像还没那么严重。听说这次月考的语文作文他只写了首打油诗,好像还写到了C老师。呵!这小子还真有气魄!”甲男伸出大拇指。“呵呵!”乙女偷笑道:“我早知道他有气魄!这下可不要气坏了那‘大灰狼’啊!”“嗯?”甲男诡笑:“你怎么会早就知道他有气魄呢?难道那小子高二时给你写情诗的事是真的!?”“呀!你胡说什么呀!”“胡说?”甲男把嘴呶的老歪,眉毛翘的老高:“我知道你是个‘烈性’女子嘛。想当初,高二时小强向你表白,你就曾当面拒绝过人家。还立声说什么:高中时不谈恋爱!弄得人家那是相当尴尬呀!后来人家竟转学了。但?哼!哼!我看你怎么对李打油那小子啊?!”甲男翘着二郎腿,右手转动着油笔,眼神有些轻轻而得意。“呀!你还胡说。”乙女正要用课本打甲男。这时C老师突地忽现在门口,脸色有些发灰。二人立刻正坐,甲男装作看书状,乙女低头也似看书,脸颊余有晕红。此时李打油正在门外罚站。时不时地还透过C老师与门框间的空隙向里张望。教室里许多眼睛也透过C老师与门框间的空隙向外偷望。C老师斜着眼就瞪了进来,咬着牙说道:“咱们班有些女生也太不要脸了吧?”说着便走到了讲桌旁。用力把书拍在讲桌上。顿时掀起许多灰尘。骤然C老师的脸色更灰了。她狠狠地说道:“甲男、乙女明天把你们的家长叫来!”乙女听此便气模样状把书从书桌下抽上来,摔到桌面上。斜身右肘支靠在书桌上,背对着C老师。甲男低着头,淡淡地说:“好!是叫我妈来还是我爸呀?”同学都跟着偷笑,乙女听此也不由的偷笑起来。C老师见此,简直是要拿他没法儿了,抛出一句:“爱谁来谁来,我不管!”这时C老师略显有些觉悟似的向班里问道:“唉?怎么我一上课就没人擦桌子呀!班长!你出来一下!”C老师刚走到门口,突然便似怔在那里。因为她看见门外有一个人,不见了…… 共 5445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结核病患者应保持的营养疗法
黑龙江治疗男科医院哪家好
云南治疗癫痫哪家专科医院好

上一篇:母亲生日快乐2

下一篇:我的远方2

友情链接
小儿退热推拿手法图 儿童推拿退烧图 小儿发烧咋办 小孩夜里咳嗽 小孩晚上睡觉流鼻血 幼儿便秘 宝宝感冒 婴儿高烧不退怎么办 浙江有哪些综合科医院 湖北有哪些内分泌外科医院 辽宁有哪些小儿骨科医院 内蒙古有哪些小儿神经内科医院 重庆有哪些重症监护室医院 陕西有哪些口腔粘膜科医院 陕西有哪些中医肾病内科医院 西藏有哪些骨外科医院 湛江有哪些小儿免疫科医院 茂名有哪些中医内科医院 惠州有哪些小儿消化科医院 汕尾有哪些器官移植医院 威海有哪些放射科医院 张家界口腔修复科医院哪家好 温州有哪些中医乳腺外科医院 益阳中医骨科医院哪家好 湘西皮肤科医院哪家好 台州有哪些地方病科医院 襄阳有哪些中医乳腺外科医院 伊春胃肠外科医院哪家好 伊春麻醉科医院哪家好 七台河口腔急诊科医院哪家好 七台河眼外伤医院哪家好 荆州有哪些五官科医院 荆州有哪些小儿精神科医院 黑河运动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大兴安岭胃肠外科医院哪家好 沈阳针灸科医院哪家好 随州有哪些麻醉科医院 沈阳护理咨询医院哪家好 恩施有哪些地方病科医院 恩施有哪些儿童口腔科医院 大连小儿内分泌科医院哪家好 天门有哪些中医消化科医院 本溪其他外科医院哪家好 神农架有哪些功能检查科医院 锦州肝病科医院哪家好 郑州有哪些药学部医院 洛阳有哪些中医血液科医院 平顶山有哪些神经内科医院 阜新室缺医院哪家好 安阳有哪些产前诊断科医院 辽阳法四医院哪家好 铁岭综合医院哪家好 新乡有哪些心血管医院 濮阳有哪些牙周科医院 合肥小儿内分泌科医院哪家好 合肥中医肝病科医院哪家好 合肥房缺医院哪家好 许昌有哪些新生儿科医院 芜湖耳鼻咽喉头颈科医院哪家好 马鞍山综合科医院哪家好 邓州有哪些内科医院 邓州有哪些介入医学科医院 马鞍山干部诊疗科医院哪家好 商丘有哪些小儿妇科医院 信阳有哪些妇产科医院 周口有哪些功能检查科医院 六安高压氧科医院哪家好 广元有哪些康复医学科医院 赤峰中医五官科医院哪家好 赤峰精神科医院哪家好 通辽妇产科医院哪家好 阿拉善盟中医科医院哪家好 巴州小儿康复科医院哪家好 巴州中医老年病科医院哪家好 巴州室缺医院哪家好 克州老年病科医院哪家好 克州青光眼医院哪家好 喀什小儿骨科医院哪家好 塔城种植科医院哪家好 图木舒克中医骨科医院哪家好 海口肿瘤综合科医院哪家好 海口中医肛肠科医院哪家好 三亚产前诊断科医院哪家好 文昌康复科医院哪家好 定安小儿消化科医院哪家好 屯昌肝病科医院哪家好 白沙小儿眼科医院哪家好 海东肝病科医院哪家好 黄南小儿血液科医院哪家好 海南小儿康复科医院哪家好 果洛小儿心内科医院哪家好 玉树过敏反应科医院哪家好 海西中医老年病科医院哪家好 香港麻醉科医院哪家好 吉林三乙医院哪家好 十堰一甲医院哪家好 孝感三级医院哪家好 安庆二级医院哪家好 滁州一级医院哪家好 呼和浩特二乙医院哪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