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萨信息港
生活
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

回访井底人很多时候觉得在井底住更安全图

发布时间:2019-07-13 00:48:30 编辑:笔名

回访“井底人”:很多时候觉得在井底住更安全(图)

2014年1月23日,北京城市学院,工作中王秀青正运送垃圾。

昨日,丽都饭店前,王秀青将剩下的2600元钱还了司机李伟。他曾借给王秀青5000元钱。

昨日,王秀青所任职的学校放了寒假,他回到了怀柔区长哨营乡遥岭村的家,拎着年货正要进大门。A10-A11版摄影/新京报尹亚飞

48天,是王秀青从井下回到“地上”的时间,为给三个孩子的学费省钱,他在丽都地区的热力井下住了10年。

如今,他有了一张床和一份工作,但偶尔还是会重回丽都地区——还上借过的钱,顺便看看生活过的地方。

同样在井底生活多年的全友芝和老伴,离开井底后虽然被接回家乡,却又匆匆回了北京。

快过年了,离开井底的他们,有人欢喜,备了年货;有人辗转,不知何处为家。

告别井下的第15天,2013年12月25日,王秀青领到了新工作的笔薪水,2600元,1600元工资加1000元困难补助。

发工资后的个周末,他搭公交车回到怀柔区长哨营乡遥岭村的家,他把钱都交给了妻子,“一进门,屋里的朝我开玩笑,说‘职工回来了’?”

带给妻子和三个孩子的,有学校发的福利点心,合北京城市学院职工新年联欢会上抽到的奖品——一盒六必居酱菜。

在彻底告别井下的40多天里,学校职工王秀青有了一些新习惯,但也有很多仍旧没变。

时间磨掉烙印

王秀青觉得,他慢慢习惯了住在床上的生活。

但10年井底生活的烙印,并非一下就能抹去。

刚住校的一周里,每到夜里两点多,生物钟就会把他叫醒,被窝里的他会突然恍惚,“我这是在那儿?”

以往的凌晨两点多,是他从井底钻出擦车赚钱的开始。

意识到再也不用半夜醒来,也不用再担心擦车工具被没收,他才翻个身,继续合上眼。

有几天,他一个人住在宿舍里,风穿过空旷的楼道,发出呜呜的响声,他感到惊恐。

虽然学校里的人待他都很和善,但很多时候,他还是觉得在井底住着更安全,“可能是在那底下住惯了,一下子扭不过来。”

巴掌大的旧收音机,仍然摆在王秀青宿舍床边的柜子上,前盖总掉,他给机身上套了条橡皮筋。

收音机是几年前捡来的,成了他在井里获取信息的渠道,河北男子自锯右腿的就是收音机告诉他的,“都是被逼的”,那时他在井下唏嘘。

现在睡觉前他也常听广播,只是教学楼的墙比井里厚,信号不好。

入职学校后,他养成个新习惯:每天早晨7点半会准时洗漱。1月23日那天,他刷牙用了3分多钟。

“以前在家很少刷牙,住井下更无所谓,现在不行,上班要和人说话,怕嘴里有味儿。”

他的宿舍外,右转是洗手间,左转是开水炉。把沾着热水的毛巾敷在脸上,脸色一下红润起来。一个多月前的洗脸,通常是趁着擦车的空当,用水桶里的冷水凑合抹一把。

跟以前被问问题时的习惯动作一样,他仍旧伸手去挠头。如今,双手上冻裂的口子已看不见,掌心的白色茧子也渐渐消退。

一起回避的苦难

1月23日早上7点,王秀青比平常早起半小时,这天学校有全国艺术生考试,他要替请假的室友老刘值班。

在食堂吃完饭,他戴上劳保手套,左手提着簸箕,右手握着扫帚,清扫教学楼前的台阶。

干活间歇,他会把冬夜里擦车时那顶毛线帽向上推推,鬓角的白发虽然貌似比在井下时还多了些,但大部分时间,他脸上都带着笑。

墙角、枯草丛、电动门栏间的缝隙,1月23日那天,他不放过任何烟头和纸屑。随后帮同事绕着校园,清倒了十五六个垃圾桶。

“以前擦车时,很多出租车司机把车停到路边就回家睡觉了,车擦成啥样全凭自觉。”他说

忙活完一圈儿,他回到宿舍,电视里演着喜剧片,他和同事坐床边嘿嘿儿乐。

“你先看着,我去瞅瞅垃圾桶。”刚坐下半小时,同事起身往外走。

王秀青拿起手套,紧跟着同事出了门。

“我寻思着,只要不是人家不要我,我就得好好干活,就拿这儿当家了。”他对说。

“他这人,老实!”一名四川口音的女校工评价王秀青,旁边围成一圈的后勤员工听到这话都点头。

在学校,他从不主动向工友们提起过去,知道他经历的人都回避着。

跟他同住一个宿舍的老董仔细读了“井底人”那期报纸,但他从没问过王秀青过去的遭遇,尽管已经见报,老董仍认为那是人家的隐私,那“隐私”里有苦难,“现在他挺好的就行。”

半个月前,室友老刘告假回乡,老董搬来同住,在他眼里,王秀青“说话轻声细语的,安排下来啥活都去干,没见他发过脾气。”

学校里没人拿他当特殊人物对待,桌椅报修单递到王秀青手里,他得赶紧到场维修。忙时是期末考试,他天天跟着同事清理桌椅、布置考场。

新春礼物

北京城市学院1月10日左右放寒假,王秀青和后勤职工们得坚守到昨天——腊月二十七。

昨天中午,王秀青提着买东西赠送的一个锅和别人送的一盒糕点,进了家门。

绿色上衣是学校发的工服,蓝裤子他特意洗得干干净净。

进门时,小儿子彭昱(化名)正在屋里切葱剁蒜,大女儿站在炉边炒栗子,两人都还穿着校服。

过了一会儿,妻子彭雪玲也骑着电动三轮置办年货归来,二女儿彭姝光(化名)跟在身后,见到父亲,嘴马上就咧开了,“我爸一回来,我们可高兴了。”

彭姝光读初三,期末考试拿了年级,王秀青上班时知道这个消息,他时间把这喜讯告诉了捐助孩子上学的那家爱心企业。

彭姝光说,父亲住井底擦车赚钱的曝光那天,老师还不知道井底人就是她爸,老师拿着报纸,用“井底人”的坚强鼓励同学好好读书回报父母。

原标题:回访“井底人”:很多时候觉得在井底住更安全(图)

原文链接:

稿源:中国广播

作者:孔明

惠州好的医院治疗牛皮癣
汞及其化合物引起的皮肤病医院
西宁实验中心医院哪家好
广安肿瘤外科医院哪家好
友情链接
小儿退热推拿手法图 儿童推拿退烧图 小儿发烧咋办 小孩夜里咳嗽 小孩晚上睡觉流鼻血 幼儿便秘 小孩低烧 婴儿高烧不退怎么办 浙江有哪些综合科医院 湖北有哪些内分泌外科医院 辽宁有哪些小儿骨科医院 内蒙古有哪些小儿神经内科医院 重庆有哪些重症监护室医院 陕西有哪些口腔粘膜科医院 陕西有哪些中医肾病内科医院 西藏有哪些骨外科医院 湛江有哪些小儿免疫科医院 茂名有哪些中医内科医院 惠州有哪些小儿消化科医院 汕尾有哪些器官移植医院 威海有哪些放射科医院 张家界口腔修复科医院哪家好 温州有哪些中医乳腺外科医院 郴州妇科内分泌医院哪家好 湘西皮肤科医院哪家好 台州有哪些地方病科医院 襄阳有哪些中医乳腺外科医院 伊春胃肠外科医院哪家好 伊春麻醉科医院哪家好 七台河口腔急诊科医院哪家好 七台河眼外伤医院哪家好 荆州有哪些五官科医院 荆州有哪些小儿精神科医院 黑河运动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大兴安岭胃肠外科医院哪家好 沈阳针灸科医院哪家好 随州有哪些麻醉科医院 沈阳护理咨询医院哪家好 恩施有哪些地方病科医院 恩施有哪些儿童口腔科医院 大连小儿内分泌科医院哪家好 天门有哪些中医消化科医院 本溪其他外科医院哪家好 神农架有哪些功能检查科医院 锦州肝病科医院哪家好 郑州有哪些药学部医院 洛阳有哪些中医血液科医院 平顶山有哪些神经内科医院 阜新室缺医院哪家好 安阳有哪些产前诊断科医院 辽阳法四医院哪家好 铁岭综合医院哪家好 新乡有哪些心血管医院 濮阳有哪些牙周科医院 合肥小儿内分泌科医院哪家好 合肥中医肝病科医院哪家好 合肥房缺医院哪家好 许昌有哪些新生儿科医院 芜湖耳鼻咽喉头颈科医院哪家好 马鞍山综合科医院哪家好 邓州有哪些内科医院 邓州有哪些介入医学科医院 马鞍山干部诊疗科医院哪家好 商丘有哪些小儿妇科医院 信阳有哪些妇产科医院 周口有哪些功能检查科医院 六安高压氧科医院哪家好 广元有哪些康复医学科医院 赤峰中医五官科医院哪家好 赤峰精神科医院哪家好 通辽妇产科医院哪家好 阿拉善盟中医科医院哪家好 巴州小儿康复科医院哪家好 巴州中医老年病科医院哪家好 巴州室缺医院哪家好 克州老年病科医院哪家好 克州青光眼医院哪家好 喀什小儿骨科医院哪家好 塔城种植科医院哪家好 图木舒克中医骨科医院哪家好 海口肿瘤综合科医院哪家好 海口中医肛肠科医院哪家好 三亚产前诊断科医院哪家好 文昌康复科医院哪家好 定安小儿消化科医院哪家好 屯昌肝病科医院哪家好 白沙小儿眼科医院哪家好 海东肝病科医院哪家好 黄南小儿血液科医院哪家好 海南小儿康复科医院哪家好 果洛小儿心内科医院哪家好 玉树过敏反应科医院哪家好 海西中医老年病科医院哪家好 香港麻醉科医院哪家好 吉林三乙医院哪家好 十堰一甲医院哪家好 孝感三级医院哪家好 安庆二级医院哪家好 滁州一级医院哪家好 呼和浩特二乙医院哪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