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萨信息港
生活
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

【江南】夏已成殇之倾城(小说)

发布时间:2019-09-14 08:59:03 编辑:笔名
百年前夏成殇与柳非烟在不周山那一战可谓惊天地泣鬼神,然落得两败俱伤。夏成殇从此退隐,再也寻不得他踪迹。柳非烟在世间声名鹊起,创建了魑魅教,虽是邪派,于江湖正道却也相安无事,立于滇西十万大山之中。
——前言
这是个妖魔横行的时代,对于次下山的夏倾城而言,所有的事物都是那么新奇,街上熙熙壤塘的人群,小摊上买的香包,胭脂水粉,她拿起这个又看看那个,一时间眼花缭乱,不知道该买哪个才好。
夏倾绝看她拿不定主意,笑道:“四妹若是喜欢都拿了吧。”
夏倾城一双凤目闪出一丝光彩,忽的又黯淡了下去,说道:“还是算了,山庄内这些东西从来都不缺,只是次看到外面的东西难免心动。我们快走吧,步云该等急了。”
夏倾绝点了她圆乎乎的脸颊说道:“知道就好。”
两人说话间,已到了城中的静云楼,夏步云早已在门前等候,见她两人过来,跑过来蹭着夏倾城的手臂,撒娇道:“四姐,今儿个可是我生辰,你给我带了什么好东西了?”
夏倾城扯开他挽着自己胳膊的手,又一把将他的脑袋拨开,说道:“你的礼物已经送到你的筑云阁了,自己回去看了就知道,事情办的怎么样了?”
夏步云一脸不满,却还是认真回道:“已经办妥了,只是天色尚早,我们这就要回去吗?”
夏倾城没有说话,一双水汪汪的眼睛盯着夏倾绝看。
夏倾绝看了看天空,笑道:“下山前爹爹嘱咐我们天黑之前必须回去,现在时间还早,我们找地方吃点东西,然后四处玩玩。”
夏倾城与夏步云一听立刻开心的欢呼起来。
夏倾绝摇头,向前走去。
三人在城中走了许久,却发现所有的酒楼客栈都满座,无奈只得向城外走去。
城外穿过一座拱桥,便到了一处幽静的地方,三人看着眼前的景色,忘记了饥饿,不知不觉离城已有三里多地。再往前走,便是一处开阔地,却很奇怪的有两方凹下去的四方型地方,大概有三丈左右,底下空空如也,从草不生,中间有一条只容三人可并排过的道路。
夏倾城忽然拉住夏倾绝和夏步云的手,说道:“这地方好奇怪,我们还是选别的地方走吧。”
夏步云觉得那地方特别好玩,说道:“我还从来没走过这样的路,我要从这里走。”
夏倾绝看了看四周,说道:“四妹怕是多虑了,我们三个人手牵手以快的速度过去,就算有什么事,以我们三人之力,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
夏倾绝拗不过两人,只得点头答应。在走上那条路之前,她说道:“我们都不要说话,如果发现有异常,我们马上退回来。”
两人纷纷点头,三人彼此拉着手,施展了身形往前奔去。
路并不长,站在这头看,也就不过三四丈,可三人走了半柱香的时间,还没有到尽头。夏倾城心头一沉,难道中了别人的障眼法?想着身形猛地停了下来,夏倾绝和夏步云也发现这个问题,两人有些茫然的看着眼前。
从三人站的地方往前看,前面的路还是只有三四丈,再回头,原先踏过的石拱桥早不见了踪影,身后是一片密密的树林,参天大树遮去了日头,林中灰蒙蒙的一片,看不清里面到底有什么,隐隐有一丝冷风吹来。
夏倾城闭上眼,迫使自己冷静下来。她将事情从头到尾想了一遍,终于发现了不对的地方,从她们进城,直到这里,似乎有一张无形的网在不断收紧,一直逼着他们走到了这里。如果她猜的不错,那雾气腾腾的林中一定隐藏了些什么,可这操纵这些的又是谁?
夏倾绝也已觉得不对,向两人说道:“你们在这儿等着,我去探探路,别乱跑,我很快回来。”
夏倾城想拉住她,可已经晚了,只见夏倾绝白衣似雪,身如春燕般已掠了出去。
夏倾绝死死抓住夏步云的手,说道:“六弟,别放开我的手,别离开我身边。”
夏步云显然有一丝害怕,清澈的双眼中有一丝惊慌,抓着夏倾城的手死死不放。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夏倾绝还没回来。夏倾城伸手在怀中一探,掌中多了一只闪着绿光的虫子,她轻声说道:“快回庄里告诉大哥他们,我们在城西遇险。”说着轻轻吹了一口气,那只虫子闪动着翅膀向远处飞去。
约莫过了半盏茶的时间,夏倾绝还没见回来,夏倾城开始后悔,为什么刚才不拦住她,可已经这样了,她能做的唯有保护好夏步云。然而就在冷风吹过的一刹那,她感觉到夏步云抓着自己的手松了,她猛地侧过头,发现夏步云不见了。
夏步云真的不见了,夏倾城的手还是之前握着他手的样子,可现在她身边空空如也,四下寂静,只剩下她的呼吸声。夏倾城的手始终保持着刚才的样子,她在想会不会过一会弟弟又回到他身边,还像刚才那样死死拽着自己,可时间悄然流逝,他没回来。
夏倾城彻底怒了,双手在胸前结印,一把闪着蓝光的剑乍现,她怒道:“是谁,赶紧给我滚出来!”
身后的雾气慢慢散去,路的那头站着一个少年,明眸皓齿,眼含笑意,一身玉色的衣衫衬得肤色雪白。“夏四姑娘好大的火气。”夏倾城看着他,说道:“你是何人?”
那少年道:“在下柳如荫。”
夏倾城眉头一蹙,忽然间想起爹爹曾说过柳非烟有一子,名如荫。
夏倾城倒吸了一口冷气,说道:“我六弟在哪?”
柳如荫依旧笑的很温和,浅浅应道:“百年前夏柳未分出胜负,今日我很想知道,夏柳两家底谁更胜一筹,放心,我没想过要你们的命。想找夏步云,先冲破我设下的三道结界吧。”说话间,身影已隐在了浓雾中。
夏倾城强使自己静心,她仔细看了周围的环境,心中燃气一丝希望,若凭自己之力,冲破前两道结界不在话下,可第三道结界势必凶险,若姐姐还不回来,只怕今日救不回六弟,自己也得命丧于此。
夏倾城在等,然而就在这时远处的雾林中传出一声凄厉的惨叫,夏倾城心一下提到了嗓门眼,那是夏步云的声音,他在喊姐姐。夏倾城不知道他遭遇了什么,再也顾不得其他,往前冲去。
在她走到那条路尽头的时候,一股无形的力量将她压了回来。夏倾城知道,这是道结界。如果她猜的不错,应该是鬼魅障。只见她双手结印,口中默念道:“风清云朗,夏禹成殇,过往厉鬼,速速回去。破!”只见掌中剑气暴增,蓝光冲破迷雾,一剑挥下,眼前的景象又是一变。之前的四方大坑已消失不见,自己立在一片杂草之中,眼前仍是那片森林。天空灰暗,黄豆般的雨滴打在她的脸上,将绾起的发丝打湿。
夏倾城不敢再等,继续往前,等到了林子的入口,她愣住了,之前看到的只是一片被雾气笼罩的树林,如今再看,林中到处都是大大小小的井,数不清到底有多少。而入口处结起一道薄冰似的墙,挡住了她的去路。
夏倾城心下一横,这第二道结界应该是凝冰术结成的,只要用火攻,便可破。想着便默念口诀:“羸弱之火,破之如煎,鬼物砺角,攻我驱使。着!”掌中燃气一团火苗,顺着掌心蔓延至剑身,随着剑起挥散,那冰墙竟纹丝不动。
夏倾城眉头一皱,难道自己猜错了?她伸出手在那道冰墙一触,手猛地缩了回来。那冰墙被她的火咒一烧,非但没有融化,反而更加冰冷,并有加厚的趋势。夏倾城猛地明白了,这不是一般的凝冰术,必定是借助了冰蚕等邪物,想着她合起双眼,念道:“山经月火,爆魑魅泣。风吹巨焰,势焚昆仑。破!”
只见剑刃上的火焰比之前更浓烈,颜色似血一般,在她一挥之下,从冰墙中间横削而过,一阵冰碎裂的声音响过,一条雪白的虫子掉落在地上。夏倾城强忍着喉咙中翻涌而上的血腥味,提剑刺了过去,那虫子被她带着火的剑刺中,嗤嗤啦啦的响着,瞬间的功夫便化成了灰。
夏倾城已有些站不稳,好在手中的剑插在地上稳住了身形。方才那一招火焚昆仑她是次使,已然耗去她大半内力,若再不调息,只怕一会连林子都进不了。夏倾城盘膝而坐,取了一颗结气丹服下,手在胸前结印,闭起了双眸。
身后传来急匆匆的脚步声,夏倾城微微睁开眼,就看到夏倾绝一张苍白的脸,唇角挂着血丝。
夏倾绝关切的问道:“怎么样,你没事吧。”
夏倾城道:“无妨,再休息一会就好。三姐怎么弄成这样了?”
夏倾绝道:“方才在外面遇到一个怪人,他看到我二话不说就出手了,我以为只是个疯子,没想到他功力深厚,费了些力气。”夏倾绝看了眼四周,问道:“六弟呢?”
夏倾城苦笑道:“我们遇到的可不是什么疯子,是柳非烟的儿子柳如荫,步云被他抓走了。”她望着白雾弥漫的树林继续说道:“方才我已破了两道结界,的一道结界就在这林中,等下我们一同去找,不要再分开。”
夏倾绝闻言,惊道:“柳如荫?魑魅教的少主?难道魑魅教又卷土重来了?”
夏倾城道:“听他的意思,似乎非要分出个胜负。我已给大哥他们去了消息,只要我们找到步云所在的地方,等大哥来了,再商讨对策。”
夏倾绝见她安排的如此周到,心疼的拍着她的肩头说道:“你长大了。”
夏倾城笑了笑,两人没有再说话。
雨越下越大,这期间柳如荫没有出现过。等夏倾城恢复了气力,两人很快进入了林中。然而两人都傻眼了,林中井口又多,藤木丛生,根本没处下脚。两人只得御剑飞在半空中,不时的看着下面的井口。越往深处,林木越茂密,两人迫使落在了地上,一步步艰难的向前。
走了很久,夏倾城和夏倾绝同时停下了脚步,在他们左侧的井口比别处的稍微大些,井壁上有一道物体移动过的痕迹。夏倾城蹲下身,向下张望,黑漆漆的什么都看不家,但她闻到了一丝气味,夏步云身上的气味,那是他与生俱来的一种香气,很淡,别人闻不到,可夏倾城从小就将他带在身边,比任何人都熟悉。
夏倾绝看她很久没动,问道:“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夏倾城指着井口说道:“步云应该在下面,我们下去。”
夏倾绝大惊,“这口井还不知道下面是个什么情况,我们就这样贸然下去,你若是再出了什么事,我怎么跟爹爹交代?”
夏倾城道:“已经到了这一步,若是步云出事,你我岂能安心?”
夏倾绝见她说的这么决绝,便说道:“那我先下去,你跟在后面,若是有危险,你必须立刻上来,等大哥他们。”
夏倾城道:“好。”
两人商议妥当,夏倾绝纵身从井口跳了下去。夏倾城想了想,从怀中取了一个瓷瓶,从里面倒出一些灰黑色的粉末,撒在了地上,这才跟着跳了下去。
井里很黑,夏倾城索性闭上了眼。耳畔呼呼而啸过的风声告诉她自己已经下去了很深的地方,这段时间似乎有几百年那么长,直到夏倾城觉得有些气闷,这才发现自己已踩在了坚硬的石头上,左侧有一条很窄的道路,隐隐有光透出。
夏倾绝站在路口凝望,见夏倾城安然无恙,指了指那条路,说道:“应该是这里,万事小心些。”
夏倾城点头,两人一前一后钻了进去。
头顶上有水滴落下,四周全是滑溜溜的青苔,上面泛着水珠,湿湿的那些看似普通的青苔,微微有蓝光,应该是十万大山中特有的毒苔藓,真不知道柳如荫是怎么把这些东西弄到这里来的。夏倾城尽可能缩着身子让自己不要碰到青苔。
两人再往前走了很久,四下变得宽敞起来。这是一个圆形的石室,墙壁的夹缝中依旧生长着毒苔藓,四角掌着灯,空出的地方画着一些简单的线条。夏倾城看了一会便觉得有些头晕,甚至出现了一些奇怪的幻觉,她使劲的摇了摇头,抓住夏倾绝的肩头,说道:“不要看墙壁,那上面撒了幻影粉。”
然而等她看清夏倾绝的双眼,才发觉有些迟了。夏倾绝目光呆滞,瞳孔被白色占去了大半。夏倾城暗暗骂道:“柳如荫,别落在我手里,否则让你死无全尸。”忙抬手飞出四枚金钱,将四周的灯火打灭。指尖一变,从夏倾绝的尾椎向上缓缓滑去。
过了一会,夏倾绝幽幽开口,“还好你在,不然我怕是要困在这里了。”
夏倾城牵起她的手,“我们走。”
井下的通道虽然只有一条,可七拐八拐的绕的人着实有些晕,好在夏倾绝和夏倾城都不是凡夫俗子,两人很快到了尽头,那是一处两丈高七八丈宽的空地,而中间是凹下去的,翻腾着的火浆映的两人脸色通红,火浆对面的地方像是祭台,而夏步云就在那里,被一根铁锁掉在半空中。柳如荫站在那里看着夏倾城两人浅浅笑着。
夏倾城又气又急,可一时半会又冲不过去。
柳如荫看着她的神情,笑道:“想不到你们这么快就来了,只是你们能冲破鬼魅障和凝冰墙,未必能破的了赤火术。别怪我没提醒,你们夏氏一族修习的是至纯至阳的金火之术,这赤火术却要至阴至柔的水木之术才可以破。我就不奉陪了!”说着又一闪不见了踪迹。
夏倾城已说不话来。柳如荫明显是摸到了夏氏的命门,才会如此嚣张。就算大哥他们能来,又有谁能破的了眼前这赤火结界?
一时间静谧一片。夏步云缓缓睁开双目,看了过来。夏倾绝和夏倾城满目焦急,他喉咙动了动,却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来。
夏倾绝见他醒来,忙安慰道:“步云别急,我们会把你救出来。”
夏步云点头,眼角滑下泪水,却还是发不出声音。
也不知过了多久,夏倾绝听到身后有响动,往回头去看,便看到大哥夏青云和二哥夏卓禹五弟夏卓翼出现在身后。夏倾绝再也顾不上其他,一头扑进夏青云怀里,抽泣道:“大哥,都是我不好,快点想办法把步云救出来。”
夏青云揉了揉她的头发,温声道:“倾绝不哭,六弟不会有事的。”

共 7176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百年前,殇烟大战两败俱伤,武林终得和平。仅仅一百年的时间,不料烽烟再起。出行游玩的夏家儿女三人在半路突陷离奇阵中寻出路不得,夏倾绝先行探路失踪,接着夏步云又离奇消失,夏倾城顿感压力之大。听到夏步云一声惨叫之后,倾城前冲的路上,连破两道结界,终寻得被柳如荫所擒的夏步云和有些伤势的夏倾绝。此时,其他兄弟三人在接到倾绝的求救之后恰好赶来。却不料一道结界——赤火结界无法可破。情急之中倾城想起曾经高人所言,以处子之血泼于阵中,于是阵破,几人得救。询问柳如荫的过程之中意外得知失传的赤火结界不是他所布,由此真相陷入迷雾之中。是谁布下结界欲置夏家儿女几人于死地?又是谁在暗中盯着夏家伺机报复?且期待下章精彩!问好,情节离奇,小说人物描写以及环境刻画颇为娴熟,推荐欣赏!【责编:浅黛眉妆】 【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1405170009】
回复1 楼 文友: 2014-05-15 12:49:04 谢谢浅浅,费心了。
2 楼 文友: 2014-05-15 12:4 :42 香香,我也来了呵。。。。。。。。。。
回复2 楼 文友: 2014-05-15 12:48:25 喵,天涯哥哥。给点意见吧。
 楼 文友: 2014-05-15 1 :0 : 1 欣赏朋友的作品,拜读了。 回复  楼 文友: 2014-05-15 14:28:00 (*^__^*) 嘻嘻,你的作品也不赖啊。
4 楼 文友: 2014-05-15 1 :24:27 香香,你这文笔,出手不凡啊。与众不同! 在安静中学会坚强。
回复4 楼 文友: 2014-05-15 14:27: 5 多谢夸奖,我会继续努力的。
5 楼 文友: 2014-05-15 19:11:58 偶来先画个脚印,此地已经为偶占,过路的,留下买路钱钱哟,否则...... 以我心,写我字。纤指一动,素语如馨
回复5 楼 文友: 2014-05-16 1 :56:27 占山为王的不是好孩子。
回复6 楼 文友: 2014-05-16 1 :56:51 喵,次见面,多多关照。
回复7 楼 文友: 2014-05-16 1 :57:20 换个签名档的图图再来。
8 楼 文友: 2014-05-16 14:22:58 ??????这是长篇吗?不是说不能连载的吗?必须投长篇系统...... 爱好文学,愿文学的殿堂永远追随我,独树一帜,书写靓丽人生!
回复8 楼 文友: 2014-05-16 15:21:42 这不是长篇,只是分系列的小故事而已。冠心病心绞痛的饮食
3岁宝宝口臭怎么消除
小孩子半夜流鼻血危险
小孩上火
友情链接
小儿退热推拿手法图 儿童推拿退烧图 小儿发烧咋办 小孩夜里咳嗽 小孩晚上睡觉流鼻血 幼儿便秘 婴儿高烧不退怎么办 浙江有哪些综合科医院 湖北有哪些内分泌外科医院 辽宁有哪些小儿骨科医院 内蒙古有哪些小儿神经内科医院 重庆有哪些重症监护室医院 陕西有哪些口腔粘膜科医院 陕西有哪些中医肾病内科医院 西藏有哪些骨外科医院 湛江有哪些小儿免疫科医院 茂名有哪些中医内科医院 惠州有哪些小儿消化科医院 汕尾有哪些器官移植医院 威海有哪些放射科医院 张家界口腔修复科医院哪家好 温州有哪些中医乳腺外科医院 湘西皮肤科医院哪家好 台州有哪些地方病科医院 襄阳有哪些中医乳腺外科医院 伊春胃肠外科医院哪家好 伊春麻醉科医院哪家好 七台河口腔急诊科医院哪家好 七台河眼外伤医院哪家好 荆州有哪些五官科医院 荆州有哪些小儿精神科医院 黑河运动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大兴安岭胃肠外科医院哪家好 沈阳针灸科医院哪家好 随州有哪些麻醉科医院 沈阳护理咨询医院哪家好 恩施有哪些地方病科医院 恩施有哪些儿童口腔科医院 大连小儿内分泌科医院哪家好 天门有哪些中医消化科医院 本溪其他外科医院哪家好 神农架有哪些功能检查科医院 锦州肝病科医院哪家好 郑州有哪些药学部医院 洛阳有哪些中医血液科医院 平顶山有哪些神经内科医院 阜新室缺医院哪家好 安阳有哪些产前诊断科医院 辽阳法四医院哪家好 铁岭综合医院哪家好 新乡有哪些心血管医院 濮阳有哪些牙周科医院 合肥小儿内分泌科医院哪家好 合肥中医肝病科医院哪家好 合肥房缺医院哪家好 许昌有哪些新生儿科医院 芜湖耳鼻咽喉头颈科医院哪家好 马鞍山综合科医院哪家好 邓州有哪些内科医院 邓州有哪些介入医学科医院 马鞍山干部诊疗科医院哪家好 商丘有哪些小儿妇科医院 信阳有哪些妇产科医院 周口有哪些功能检查科医院 六安高压氧科医院哪家好 广元有哪些康复医学科医院 赤峰中医五官科医院哪家好 赤峰精神科医院哪家好 通辽妇产科医院哪家好 阿拉善盟中医科医院哪家好 巴州小儿康复科医院哪家好 巴州中医老年病科医院哪家好 巴州室缺医院哪家好 克州老年病科医院哪家好 克州青光眼医院哪家好 喀什小儿骨科医院哪家好 塔城种植科医院哪家好 图木舒克中医骨科医院哪家好 海口肿瘤综合科医院哪家好 海口中医肛肠科医院哪家好 三亚产前诊断科医院哪家好 文昌康复科医院哪家好 定安小儿消化科医院哪家好 屯昌肝病科医院哪家好 白沙小儿眼科医院哪家好 海东肝病科医院哪家好 黄南小儿血液科医院哪家好 海南小儿康复科医院哪家好 果洛小儿心内科医院哪家好 玉树过敏反应科医院哪家好 海西中医老年病科医院哪家好 香港麻醉科医院哪家好 吉林三乙医院哪家好 十堰一甲医院哪家好 孝感三级医院哪家好 安庆二级医院哪家好 滁州一级医院哪家好 呼和浩特二乙医院哪家好 贵阳三甲医院哪家好 阿勒泰三丙医院哪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