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萨信息港
时尚
当前位置:首页 > 时尚

强资本约束时代中国银行业准备好了吗

发布时间:2019-07-18 05:33:49 编辑:笔名

强资本约束时代:中国银行业准备好了吗?

编者按 2013年1月1日,《商业银行资本管理办法(试行)》正式实施,银行业监管掀开新篇章,商业银行也由此跨入了强资本约束时代。新资本管理办法的实施,不仅符合国际金融监管改革的大趋势,也有助于进一步增强银行业抵御风险的能力,促进商业银行转变发展方式,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从今天起,结合新资本管理办法中重要监管标准的变化,本报推出一组系列报道,解读监管思路和政策导向,分析对银行业经营和发展的影响,并就当前经济金融形势下,银行业如何应对监管标准变化带来的挑战提出思考。敬请关注。

新资本管理办法的实施,对银行转型形成倒逼。不只是银行,我们国家的很多国企都存在一个通病,就是规模崇拜,在规模快速发展的同时,风险也在持续累积。而资本管理办法的实施,相当于在银行实现可持续发展的过程中,装上一个风险 安全阀 ,依靠规模增长、资本消耗的发展模式将不可持续。 浦发银行新协议办公室总经理赵先信接受本报采访时表示。

如果以权重法计量,多数商业银行的资本充足率将有不同程度下降。 招商银行新资本协议办公室主任文兵告诉。

新资本管理办法的实施,将有效防控银行业系统性风险。不光要看到它对银行资本管理形成压力,更重要的是,对银行业发展转型具有积极意义。 工商银行战略管理部与投资者关系部副总经理李志刚告诉。

2013年是新资本管理办法实施元年。《商业银行资本管理办法(试行)》的实施,将对银行业经营管理产生怎样的影响?强资本约束时代来临,中国银行业准备好了吗?

达标 并非易事

实施新的资本管理办法,业界以及市场投资者首先关心的问题,就是各商业银行资本充足率能否达标?

坦白说,我们也是提心吊胆,某些商业银行的资本充足率确实在达标指标边缘。 一位商业银行工作人员告诉。

从资本充足率计算公式看,新资本管理办法对 分子 和 分母 同时施压,造成资本充足率下降。从 分子 看,对资本的要求更合格,之前部分不合格资本将不能再纳入计算范围;从 分母 看,新监管标准要求引入操作风险加权资产进行计量。 文兵说。

从多家商业银行了解到,从今年起,各家银行将向银监会递送至少两套资本管理报表,一套是按照之前的规则编写的报表,一套是按照新资本管理办法,以权重法计算的新报表。而以权重法计算出的资本充足率,确实普遍低于以原有规则计算的资本充足率。

还了解到,由于中国银行业资本构成单一,资本多为普通股和利润累积,即核心一级资本,因此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和一级资本充足率达标难度均不大,的困难来自于资本充足率达标。

根据银监会去年底公布的过渡期安排,到2013年年底,非系统重要性银行的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以及资本充足率应分别达到5.5%、6.5%和8.5%,过渡期结束的2018年底,非系统重要性银行应分别达到7.5%、8.5%、10.5%。

目前,仅有中国银行一家被全球银行业监管机构圈定为 全球系统重要性的银行 ,而国内那些银行属于系统重要性银行,监管部门尚未作出明确说明。因此,对非系统重要性银行的监管标准,可以简单认同于当前对整个银行业的监管标准。

数据显示,截至2012年三季度末,商业银行资本充足率为13.03%,这一指标大大超越2013年底8.5%的阶段监管要求,也超过10.5%的终监管要求。不过,业内专家指出,13.03%为均值统计结果,很多城商行和农商行资本充足率达到20%以上,拉高了资本充足率均值。事实上,多家股份制银行资本充足率达标存在一定困难。

理想的资本充足率应高于监管标准0.5%~1%,较高的资本充足率会影响资本回报率。 文兵说。

2013年,中国率先实施巴塞尔协议Ⅲ,美国和欧盟已确定推迟实施。业界对这一现象又如何看待?

非不为也,实不能也。 赵先信认为,国际金融危机之后,美国政府已经推出数轮量化宽松政策,希望美国经济能从危机中走出来,因此若此时实施巴塞尔协议Ⅲ,相当于对美国银行业实施紧缩政策,会因此对冲美国的货币政策。反观中国,目前我国的经济正在筑底回升,银行资产负债表健康,完全具备实施巴Ⅲ的条件与能力。

发展轻资本业务

新资本管理办法的推出和实施,是中国银行业发展过程中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事件。 从有关渠道了解到,国务院相关领导对新资本管理办法给予高度评价。

面多了加水,水多了加面 ,这曾是业界对于中国银行业 粗放发展 的无奈调侃。随着强资本约束时代来临,以资本消耗和规模扩张为特征的传统经营模式将不得不退出历史舞台。

在新资本管理办法中,李志刚认为,信用风险权重体系的调整,改变了不同业务条线的监管成本和相对收益,从而为商业银行调整资产结构提供了方向。

如取消对境内外公用企业债权的优惠风险权重。此前,监管部门对中央政府投资的公用企业债权给予了50%的优惠风险权重;而根据新资本管理办法,公用企业按照一般公司处理,采用100%风险权重。国内银行信贷投放长期偏向大中型企业、基础设施建设和生产领域,风险权重计量方式的改变将引导银行业转变发展方式。

商业银行需大力发展轻资本业务或零资本业务。如投行业务、资产托管业务、私人银行业务等。 文兵认为。

新资本管理办法还对符合标准的微型、小型企业债权的风险权重从原规定的100%下调至75%。文兵认为,下调零售类贷款的风险权重,有利于引导商业银行积极开展零售和小企业金融业务、不断优化小企业融资环境,加快银行经营战略转型,更好地服务于实体经济发展。

资本计量高级方法何时实施受关注

从有关渠道获悉,从今年1月1日前,工、农、中、建、交以及招商银行6家资本计量高级方法试点银行,除向监管部门报送1104报表、以权重法计算的新报表外,还需报送以高级计量法为标准的第三张报表。

资本计量高级方法是目前国际上先进银行采取的一种风险计量方法。与权重法相比,采用资本计量法高级方法,能普遍提高银行的资本充足率。高级方法之所以能提高资本充足率,得益于其 自设标准 的核心特征。

业内专家介绍,信用风险内部评级法是资本计量高级方法中重要的组成部分,该方法是以银行自身信贷业务历史数据为基础,通过数理统计分析并辅助以专家经验,构建出银行自己的风险计量模型,再通过计量模型计算出每一笔信贷业务的风险资产。

当然,为保证 自设标准 科学合理、防止监管套利,巴塞尔II和巴塞尔III均对商业银行使用资本计量高级方法设定了一系列严格的定性标准和定量标准。

资本计量高级方法代表未来的一种发展趋势。 李志刚认为。

资本计量高级方法更加贴近银行自身的业务实践,也更能反映银行自身的风险状况和自身业务结构特点。它不仅是计算方法的革新,也是银行管理能力提升的重要标志。 文兵说。

微小店官网
分销系统是什么
seo关键词优化排名到首页的方法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