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萨信息港
养生
当前位置:首页 > 养生

绝氏无双 第十八章 吉凶祸福卜如安(二)

发布时间:2019-10-12 23:53:40 编辑:笔名

绝氏无双 第十八章 吉凶祸福卜如安(二)

无双与凤七二人依言到了集市北面,因为人少,所以交易的商品并不多,大多都是一些修理摊位。

看着时间一点点的过去,凤七渐渐的有些失了耐性:

“会不会我们搞错了,或者是那个老婆婆弄错了啊!都等了这么久了,怎么还没有出现啊!”凤七有些无聊的蹲在一块大石上,两手撑着腮帮子,“要不,我们换个地方找找?”

“在等会儿吧!我总觉得,老婆婆说的是对的。”无双张望了一下四周,看着天边的云彩渐渐染上微红,“应该快到时间了。”

“凤七,你说那婆婆说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哪句话?”

“就是她说的那句:假作真时真亦假,真作假时假亦真啊!”

“哦,就是说当假的东西成为了真的真的也是假的,当真的东西成为了假的,假的也是真的。”

“废话,这意思我知道啦!”无双白了他一眼,“我的意思是说,她这么说是为了什么。”

“姐姐你对这事儿怎么这么认真呢,说不定,是老人家年纪大了胡言乱语的,”凤七打了个哈哈,“她还说太阳西下的时候能碰到那个大师呢,你看,现在都还没碰到。”

“可是我就觉得……哎哟……”

还说着话儿,一个身影莽莽撞撞的闯了过来,将无双撞倒了。那人蒙着面纱走得急,见把人摔倒了也只是稍稍的停了一步,头也没有回的往前走掉了。

“乖乖,还真是碰到了。”凤七将无双扶了起来,“姐姐你在这里等我一会儿,我去逮人。”

无双还没怎么搞清楚情况,凤七就跑得没影儿了。

她揉了揉摔疼的肩膀,坐在路边的大石头上等着。

不过眨眼功夫,凤七已将那人拦了下来。

“这位大师,有些问题需要你……”

那人瞧见有人拦路,没等凤七说完,对着他的脸直接撒了一把石灰粉,绕过他,跑开了。

若是凡人,被这石灰粉迷了眼睛,多半就追不上了,说不好,还毁了一双眼睛,可见此人下手如此的狠毒,对付一个陌生人不问来由,直接下毒手。可是凤七并非凡人,小小的石灰粉,都进不了他的身。

凤七阴着脸,只是一个闪身,直接闪到了她的身后,二话不说,一掌将人给劈晕了,扛在肩上。

他可不希望他的无双姐姐受任何一点伤。

看着凤七将人打晕了扛在肩上,无双抬起头问:

“你能确定是这个人么?”

“看身形就知道是个女人,披着面纱鬼鬼祟祟的,肯定是的。”

凤七倒是说得理直气壮。

“你直接将人给打晕了,万一不是的,看你怎么跟人家解释。”

无双白了他一眼。

“姐姐你放心,肯定是错不了的。”凤七拍了拍胸脯,不知道哪里来的自信,“咱们回去把人弄醒了就知道到底是不是的。”

两人回到荆山,刚走进左朗的办公室,就发现多了两张新面孔。

“你们回来了。”武阳上前不动声色的接过凤七肩上的人,“这是赖家现任的大当家的,赖幻安,旁边的是他的堂弟,赖笑山,去打个招呼吧。”

凤七和无双与他对视了一眼,顺着他的话,向着坐在里面的两人点了点,算是打过了招呼。就在凤七将人递到武阳手里时,那人的头纱落了下来,露出了一张女性的脸。

看上去还算比较年轻,不过眼角的皱纹暴露了她的年岁,一张瓜子脸,是个秀气的女子。而一旁的赖家人也瞧见了这一幕,当时就变了脸,都“唰”的一下站了起来:

“小婶婶!”

赖笑山更是一个疾步,上前直接将人一把搂进怀里护着,对着凤七和无双怒目而视:

“你们对我婶婶做了什么!”

武阳转头看了一眼凤七,凤七很是无辜的怂了一下肩膀。在看着被赖笑山小心护着的女人,武阳与左朗交换了个眼神。

“这人也是赖家人?”

“废话!我叔叔的妻子不是赖家人还能是什么!”

赖笑山来了脾气,瞪了左朗一眼。

“左医生,我希望你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赖家需要一个交代。”

“你们对我婶婶做了什么!人怎么昏了过去!”

赖笑山一面检查苏愔愔有没有其他伤害,不是瞪凤七几眼。

“哼!我伤害她!你们是没瞧着她撒石灰粉下手的那股狠劲!”

凤七很不服气的撇了赖笑山一眼。

“左医生,我们就摊明了直说。我追查那吃人的怪物到这里,然后在我给了你开莱尔以后有出现了于那妖怪相似的行为病症,然后这些人都统统的进了你们这里,再是你绑了我的婶婶。我很难不去想,你们到底想做什么!”

“这也是我想问你的

。为什么这些人吃了药以后会出现这样的症状。为什么你的婶婶会在外面散播我荆山医院能治百病。还有你说的怪物,我只看见吃了你们的要培养出来的那个,那位现在的确在我的医院里,特级看护着。”

“你们胡说!那药绝没有问题,我婶婶也绝不会做什么散播谣言的事情!”

赖笑山抢着说。

“你们说我婶婶散播谣言,可有什么证据。还有,你们说药有问题,也可有什么证据?”

“那你敢不敢告诉我,这药,你是怎么弄到的。”

“这是我们自己研发出来的,已经通过了各方机构的审核。”

“你明白我说的是什么,我问你,符禺草你是从哪里得到的!”

武阳盯着赖幻安,一字一句的说。

从武阳嘴里听到符禺草三个字,赖幻安心里漏了一拍,他怎么会知道这药里面有一味成为是符禺草!

赖幻安一瞬间的沉默印证了武阳的猜测,这草的来历有问题。

“这是我赖家的独门秘方,怎么能轻易的泄露出去,恕我无可奉告。”赖幻安镇住心神,“你们说我婶婶散播谣言,可有什么证据。”

无双撇了凤七一眼,心里想着,本来她也不确定是不是就是这人,凤七敲晕了直接扛回来的,这下好了,能有什么方法证明啊。

看着气氛不太好,这要是万一真是弄错了,这可就不好下台了。

想到这里,她有些小脾气的偷偷往凤七手上捏了一把。

凤七傲视不痛不痒的对着无双还笑了一下,接着一脸轻松的说:

“集市上有人告诉我们的,你们要是不信,我去把人请来,直接指认给你们看。”

“哼哼!谁知道那是不是你们安排好的。”

赖笑山对此嗤之以鼻。

“人我是刚逮住的,现在知道这件事的人都在你们眼皮子底下,你们派一个人跟我一起去就知道是不是我们安排好的。”

赖幻安与赖笑山对看了一眼,点了点头。

“我跟你去,看你们能玩出什么花样来。不然,这事儿没完!定要给我们赖家一个交代。”

不过一壶茶的时间,二人再次回到了荆山医院左朗的办公室里。

“怎么样!找到那位老奶奶没有?”

“你看看。”

凤七嬉皮笑脸的侧过身,门边,那位老者一头银发,穿着一件紫色的旗袍,披着一条金丝披肩,对着她微微一笑。

“小姑娘,我们又见面了。”无双迎了上去,将老奶奶迎进了门。

“您坐这边。”

才坐下,看见座位的另一边还在昏迷中的苏愔愔,老奶奶对着凤七摇了摇头:

“小伙子下手真是不知道轻重啊!”

“您那是不知道她……”

“不管怎么样,对女性动手都是不对的!”

老者从随身携带的小包包里拿出了一管绿色的小瓶子,打开,放在苏愔愔的鼻下晃了两下,就看到苏愔愔慢慢的睁开了眼睛。

“婶婶!你觉得怎么样了!”

见人醒过来了,赖家人赶忙围了上去。

“你们,你们怎么在这里?”苏愔愔用手扶着脖子,活动活动,“这里是哪里?”

当她的视线落在了身边这位老者身上的时候,她愣住了,然后条件反射的占了起来,发起了脾气:

“你怎么会在这里!你这个老巫婆!”

“姑娘,有些事情,讲究缘分。”

“就是你!就是你这个巫婆!你诅咒我没有孩子!把我的孩子还给我!”

说完,人就扑了上去,无双眼疾一个闪身挡在了老者身边,赖家人见苏愔愔突然发起狂来,立马上前止住。

一时间,场面有些混乱。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赖幻安的视线在众人间来来回回,落在了老者身上:

“婶婶平日里不是这样的,您能不能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无双等人也觉得有些奇怪,无双转头看了看身后的老者,现在想来,她的出现,怎么都有些蹊跷。

像是平白无故出现的一段机缘,一段可以造成的遇见。

像是早就设定好了一样。

“还我孩子!还我孩子!”

苏愔愔因为情绪过于激动,再次昏倒了。

“每个人的人生就好比落在星盘上的星星,都有各自星图,各自的轨迹。命运自一发生起就已经注定了。有些东西,是人力而不可为的。”

“十五年前,我为她算过一卦,并告诉她,她命里无嗣。”

“不可能!我们赖家人怎么还会找别人卜卦!”

“有没有可能,当家的应该会知道。”

“的确有可能。我们不算自己的命途,越是亲近越不行。倒是您怎么知道我是当家的。”

“我不仅知道你是谁,还知道你们一族的一切。”老者的眼中,闪烁着一股睿智,一股高人一等的优越,“你们,是自称赖氏的一族。”

“您什么意思!”

“我给你的那个发叉还在么?”

老者没有理他,抬起头看着无双,无双微微的楞了会儿,回过神来,在绛红色的收纳袋里翻找了会儿,将那只珍珠发叉递给了老者。

“那只发叉,您是从哪里得到的?”

武阳瞧着无双递给老者的那只发叉,情绪有些激动,声音都有些颤抖。

老者只是意味声长的看了武阳一眼,并没有回答。

“还记得你们走之前我说过得一句话么?”

“假作真时真亦假,真作假时假亦真。”

“我们两个家族的纠葛,可以从这只发叉说起。”老者笑着拢了拢身上的披肩,“在说这个故事之前,我想,我还是先介绍一下自己。”

“我姓赖,名如白。”

赖幻安陡然有种不好的预感,命途的星轨,正在改变轨迹。

去南充现代妇产医院的路线
昆明复美白癜风医院贵不贵
在南充现代妇产医院治疗可以报销吗
昆明复美白癜风医院如何走
怎么预约南充现代妇产医院
友情链接
小儿退热推拿手法图 儿童推拿退烧图 小儿发烧咋办 小孩夜里咳嗽 小孩晚上睡觉流鼻血 幼儿便秘 婴儿高烧不退怎么办 浙江有哪些综合科医院 湖北有哪些内分泌外科医院 辽宁有哪些小儿骨科医院 内蒙古有哪些小儿神经内科医院 重庆有哪些重症监护室医院 陕西有哪些口腔粘膜科医院 陕西有哪些中医肾病内科医院 西藏有哪些骨外科医院 湛江有哪些小儿免疫科医院 茂名有哪些中医内科医院 惠州有哪些小儿消化科医院 汕尾有哪些器官移植医院 威海有哪些放射科医院 张家界口腔修复科医院哪家好 温州有哪些中医乳腺外科医院 湘西皮肤科医院哪家好 台州有哪些地方病科医院 襄阳有哪些中医乳腺外科医院 伊春胃肠外科医院哪家好 伊春麻醉科医院哪家好 七台河口腔急诊科医院哪家好 七台河眼外伤医院哪家好 荆州有哪些五官科医院 荆州有哪些小儿精神科医院 黑河运动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大兴安岭胃肠外科医院哪家好 沈阳针灸科医院哪家好 随州有哪些麻醉科医院 沈阳护理咨询医院哪家好 恩施有哪些地方病科医院 恩施有哪些儿童口腔科医院 大连小儿内分泌科医院哪家好 天门有哪些中医消化科医院 本溪其他外科医院哪家好 神农架有哪些功能检查科医院 锦州肝病科医院哪家好 郑州有哪些药学部医院 洛阳有哪些中医血液科医院 平顶山有哪些神经内科医院 阜新室缺医院哪家好 安阳有哪些产前诊断科医院 辽阳法四医院哪家好 铁岭综合医院哪家好 新乡有哪些心血管医院 濮阳有哪些牙周科医院 合肥小儿内分泌科医院哪家好 合肥中医肝病科医院哪家好 合肥房缺医院哪家好 许昌有哪些新生儿科医院 芜湖耳鼻咽喉头颈科医院哪家好 马鞍山综合科医院哪家好 邓州有哪些内科医院 邓州有哪些介入医学科医院 马鞍山干部诊疗科医院哪家好 商丘有哪些小儿妇科医院 信阳有哪些妇产科医院 周口有哪些功能检查科医院 六安高压氧科医院哪家好 广元有哪些康复医学科医院 赤峰中医五官科医院哪家好 赤峰精神科医院哪家好 通辽妇产科医院哪家好 阿拉善盟中医科医院哪家好 巴州小儿康复科医院哪家好 巴州中医老年病科医院哪家好 巴州室缺医院哪家好 克州老年病科医院哪家好 克州青光眼医院哪家好 喀什小儿骨科医院哪家好 塔城种植科医院哪家好 图木舒克中医骨科医院哪家好 海口肿瘤综合科医院哪家好 海口中医肛肠科医院哪家好 三亚产前诊断科医院哪家好 文昌康复科医院哪家好 定安小儿消化科医院哪家好 屯昌肝病科医院哪家好 白沙小儿眼科医院哪家好 海东肝病科医院哪家好 黄南小儿血液科医院哪家好 海南小儿康复科医院哪家好 果洛小儿心内科医院哪家好 玉树过敏反应科医院哪家好 海西中医老年病科医院哪家好 香港麻醉科医院哪家好 吉林三乙医院哪家好 十堰一甲医院哪家好 孝感三级医院哪家好 安庆二级医院哪家好 滁州一级医院哪家好 呼和浩特二乙医院哪家好 贵阳三甲医院哪家好 阿勒泰三丙医院哪家好